欢迎您光临本站,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刘宏宇:“上访”被定“寻衅滋事”罪,我不服!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编者按:刑者,国之重器,不得已而用之。以刑罚手段解决部分“非访”问题,解决的可能是一时的平息,引发的却是新的上访或积聚能量的再次爆发,在社会效果上绝不是最佳选择。只有坚持审慎动用刑罚手段,严格依法区分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确保刑事追责符合程序正义的要求,从而减少和避免引起新的“非法上访”,最终才能有利于解决“非法上访”。

 

刘宏宇:“上访”被定“寻衅滋事”罪,我不服!

  

  辽源市龙山区法院[2017]吉0402刑初237号刑事判决书判处刘宏宇犯寻衅滋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这份判决书写到,刘宏宇2013年至2017年3月间因反悔其本人与辽源市公安局达成的赔偿协议,不满其母亲与辽源市中心医院的法院调解书,多次到本市(辽源市)相关职能部门进行上访,多次到北京市、长春市各级国家政府机关、司法机关进行非法上访——

  追根寻源,看上访事实

  1999年10月20日, 刘宏宇在辽源市地税局门口被辽源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干警张威等人带至辽源市第七中学附近一个废品收购站院内,带上手铐、脚镣等刑具,让其交代“出门踹表”(利用名表诈骗)的问题,最终在其妻子牟丽娟四处借款缴纳5万元钱后,刘宏宇被释放。

 


 

  在持有人为刘宏宇的一份扣押物证、书证清单中明确记载了“刑警支队追回违法所得及赃款伍万元正”,事实,清单中显示侦查员为牛勇、赵恒权,见证人为王学信。

  刘宏宇认为,刑警支队办案违反了“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司法原则,扣押五万元的清单系白条,没有有效凭证等理由进行上访。2012年10月30日,辽源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与刘宏宇达成协议,扣押的五万元如数返还,偿还所扣押五万元的利息七万元,共计十二万元;刘宏宇必须承诺:就此事从即日起永不上访。

  刘宏宇的父亲刘勋2002年12月20日因胃癌在辽源市中心医院手术治疗,术后第四天反生心室颤动抢救无效死亡。2004年8月30日,在辽源市龙山区人民法院审理过程中,主持调解原告赵凤香(刘宏宇母亲)与被告辽源市中心医院达成协议,被告辽源市中心医院一次性给付原告赵凤香医疗等各种费用41000元。法院出具了(2004)龙民初第794号民事调解书。

  反悔协议,求公平正义

  刘宏宇认为自己与辽源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达成的协议中“刘宏宇必须承诺:就此事从即日起永不上访”不是上访人的真实意愿,真实意愿是追究张威等办案人的责任,赔偿刘宏宇的实际损失。


 

  辽源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在2016年8月5日答复称:“2012年我单位已对你的信访事项给予解决,你已签订息访协议。现你就同一事项提出诉求,我们不再受理”。

  刘宏宇认为辽源市龙山区人民法院出具的(2004)龙民初第794号民事调解书规避法律强制性规定、显失公平且涉嫌枉法裁判等理由申请再审、监督等。

  2014年11月6日,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通知刘宏宇,你所提出的申请再审不符合启动审判监督程序的法律规定,你并非生效调解书所列当事人,属案外人身份,你就本案向本院提出的再审申请不符合法定的受理条件,故不予立案受理。该通知还提到,在法定期限内,法院已多次口头告知,刘宏宇不能理解且多次信访,此次以书面形式告知,希望息诉服判。

  2016年3月18日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16)吉04民申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刘宏宇的再审申请。理由是本案已超出法定期限(当事人对已发生法律效力的调解书申请再审,应当在调解书发生法律效力后六个月内提出),本案亦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0条规定的13种提起再审的情形。

  非访定罪,辩信访无罪

  刘宏宇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的重要依据是在国家重大节日、活动等时间节点,多次到北京市、长春市各级国家政府机关、司法机关进行非法上访。

  刘宏宇当庭对上访事实表示认可,但是认为没有违反法律,没有寻衅滋事。吉林博仑律师事务所的郑洪森当庭给刘宏宇作了无罪辩护。认为信访是公民的基本权利,被告不存在非法上访行为。刘宏宇的行为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要件;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不能成立;指控犯寻衅滋事罪证据明显不足,本案处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状态。刘宏宇的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亦不构成其他犯罪,应当无罪释放。

 

  依法上诉誓捍卫法律

  辽源市龙山区法院作出刘宏宇有罪的判决后,刘宏宇通过辩护律师郑洪森依法提出上诉,请求该判无罪并立即释放。

  郑洪森律师向笔者详细介绍了寻衅滋事罪。刑法第298条寻衅滋事罪列举了了四种滋事行为:(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从刘宏宇一案来看,其没有随意殴打他人,没有追逐、拦截和辱骂他人,没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司财物,不具有三种滋事行为。在认定其非法上访的证据材料中不存在起哄闹事、没有携带管制刀具、爆炸物和可燃物等危险品,没有扰乱车站、码头、机场等公共场所秩序的行为,足以排除其也不具有第四种滋事行为。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我们相信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定会作出公平公正的判决,更相信刘宏宇一定能够感受到“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伟大实践!(文/中外法制网 王芳芳  宋紫东)

 

  附:法律释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 【寻衅滋事罪】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来源:本文由华讯网-华讯公众平台-华讯自媒体平台原创撰写,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